<menuitem id="nrbbn"></menuitem>
<cite id="nrbbn"></cite>
<del id="nrbbn"><noframes id="nrbbn">
<menuitem id="nrbbn"><video id="nrbbn"></video></menuitem>
<del id="nrbbn"><span id="nrbbn"><ins id="nrbbn"></ins></span></del>
<ins id="nrbbn"><noframes id="nrbbn"><del id="nrbbn"></del>
<var id="nrbbn"><span id="nrbbn"></span></var><ins id="nrbbn"><noframes id="nrbbn">
<menuitem id="nrbbn"><span id="nrbbn"><menuitem id="nrbbn"></menuitem></span></menuitem>

今天是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企業訴求行業呼聲

[發布時間:2017-12-08]  瀏覽次數:
企 業 訴 求   行 業 呼 聲
 
       ——關于為重慶市建筑業企業減負解困的調查報告
   
    建筑業是一個大的產業。我市現有5000多家建筑業企業,150萬從業人員。
    改革開放二十多年以來,特別是重慶直轄之后,我市建設事業蓬勃發展,建筑業為我市社會經濟發展、為改變城鄉面貌、為吸納農民工就業等方面,作出了巨大的貢獻,取得了顯著的成就。
在全面建設小康社會,構建和諧社會中,在貫徹國務院批準的《重慶市城鄉總體規劃》,探索全國統籌城鄉綜合配套改革實驗區的實施中,建筑業將發揮重大的作用。
  但是,我市建筑業在發展中,還存在著不少困難和困惑,存在著諸多不和諧的因素,特別是建筑企業負擔過重,在建筑市場中處于弱勢、劣勢地位,是廣大企業的普遍訴求,是建筑行業的強烈呼聲。重慶市建筑業協會通過到部分區縣和企業調查,認為這些問題已經嚴重影響到我市建筑業的持續健康發展。
 
   一、建筑企業負擔重、困惑多、效益低
 
  據調查,我市建筑企業普遍存在以下幾個問題:
  (一)墊資施工甚為普遍,幾乎成了潛規則。
 近年來,我市大多數工程,建設單位把帶資承包及其墊資金額的多少作為中標條件。有的墊到基礎完成,有的墊到主體工程封頂,有的幾乎整個工程全墊,有的開發商要求施工單位預先購置若干套商品房作為招標條件,爾后抵扣工程款。更有甚者有的建設單位不僅要求施工單位“軟”墊,還要求硬墊——簽合同前先打幾十萬乃至幾百萬。
   因此,墊資施工普篇存在,施工企業雖不情愿,但在這種潛規則下,只好硬著頭皮,東拼西湊,去“搶”飯碗。
   (二)企業繳納的各種保證金多。
   施工企業在招投標和施工過程中繳納的各種保證金計有:投標保證金、履約保證金、農民工工資保障金、工程完工后要扣留5%的質量保修金等等。
   特別是投標保證金、履約保證金,業主方要求施工單位往往很高,而業主單位并未提供招標擔保和支付擔保。
   各種保證金的繳納增加了企業流動資金周轉困難。
   (三)一些部門到施工單位隨意收費、隨意罰款。
   以施工用鋼管、扣件為例。市建委、市質量技術監督局、市工商局三家早在2003年就聯合發出了通知(渝建發[2003]217號),三家職責十分明確。施工企業若采購、使用了劣質鋼管、扣件、只能由建設行政主管部門予以處罰。但不少區縣的技監部門仍經常到施工現場抽查,強行封存、罰款,其它如鋼材、鋁合金門窗等,亦有類似情況發生。還有:施工企業出了安全事故,某些區縣的安管局也要向該企業罰款。其主要目的在于罰款,這是一種越位執法行為。
  再如:有的地區交警部門要向施工單位按工程建筑面積收取1.5元/m2的協調費;有的地區環保部門向施工企業收取環保費,張口就是幾萬;還有的根據施工現場棄土量,按5元/ m3收取除渣費(不含渣場收費)。動輒就是收費、罰款,把施工企業當成“唐僧肉”。
    (四)業主壓級壓價,低于成本價的惡性招投標情況時有發生。
  建設工程合同,甲乙雙方本應處于平等地位。但現行招投標活動中,往往是業主隨心所欲壓級、壓價,越低越好。而某些招標代理機構多是迎合甲方的意圖,某些評標專家的素質極待提高,且在短短幾個小時內作出評標結論也是匆忙的,不慎重的。
例如:某市屬工程公開招標,通過資格預審,有七家單位參與投標,采用工程量清單報價方式,開標結果,有六家報價均在7千萬元以上,僅一家報價4千多萬元,以經濟標得滿分而中標,其余六家均為零分。但后來中標單位又放棄了中標資格,致使這次招標流產。
    施工單位之間的報價懸殊如此之大,甚至一倍以上,得滿分的最低價明顯低于成本價,面對這樣極不正常的情況,招投標代理機構和評標專家的素質、水平、責任感,實令人難以置信。
據調查,有不少工程的下浮已達到20%甚至30%以上,顯然大大低于成本價。
   (五)拖欠工程款仍然嚴重。
  近年來,我市清理工程款拖欠,特別是不允許拖欠農民工工資,采取了不少措施,做了大量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但是不少建設單位依然“我行我素”,工程結算久拖不決,邊清邊欠。無錢償還、有錢不還的情況依然相當嚴重。
   如:截至2007年6月底,重慶建工集團被拖欠工程款13億余元;中鐵八局一公司被拖欠工程款5.2億元;原中國十八冶金建設公司,被拖欠工程款10756萬元,去年9月改制為中冶建工后,工程款被拖欠6710萬元,合計被拖欠1.75億元。其中,重慶某開發企業工程,1998年10月開工,2002年10月竣工,2004年9月辦完決算,決算金額為8350萬元,迄今還欠1200萬元未付。
    再如,渝中區九建是個規模較小的二級企業,重慶某物業發展有限公司拖欠該公司240萬元,時間已長達5年之久,多次催收未果。
    六、投標成本甚高,資源浪費嚴重。
  一個幾百萬的工程,幾十家乃至上百家施工單位參與投標,都要交投標保證金和買標書、圖紙(每份標書少則幾百元,多則幾千元,且不退還),都要花很大力氣編制標書。每年的此項費用開支相當大。最后中標的只有一家,造成大量人力、物力、財力浪費。如中冶建工(含二級公司)每年上百人參與投標工作,開支之大,可想而知。
   綜上所述,施工企業這個微利產業,不少單位艱難維持,資金“捉襟見肘”,有的企業相當困窘,苦不堪言。其應得利益受到種種盤剝。有業內人士用“七個一塊”來概括企業的資金及利潤現狀:經營活動中,無形“蝕”掉一塊,招投標過程中,被惡性壓價“壓”掉一塊;各種保證金“交” 掉一塊;施工過程中被業主要求“墊”掉一塊;工程竣工后工程款被業主“砍”掉一塊,“欠”掉一塊;各種稅費“繳”掉一塊。有一位建筑企業負責人用這樣幾句話,反映內心的苦衷:“為了工程,經常喝醉,點頭哈腰,只差下跪。追討欠款,心力交瘁,有苦難言,各種滋味……。”
  近年來施工企業利潤甚為微薄。 據建設部有關部門發布的“2006年建筑施工行業發展報告”稱,我國施工行業利潤長期以來維持在2—3%。據了解全國建筑大省江蘇以及沿海城市大連市,其利潤也僅在2%左右,而我市的平均利潤率較上述兄弟省市都還要低。名列全國500強之一的重慶建工集團2006年完成產值104億,其利潤率僅在1%左右。
  “高產值、低效益”的狀況,已是我市建筑業發展一個帶有普遍性的現狀。
 
    二、為建筑企業減負解困的幾點希望和建議
 
   (一)建筑業理應列為我市國民經濟的支柱產業。
  從建筑業對GDP的貢獻(去年已達到7.6%),對其它產業的拉動,對城鄉統籌的作用,對解決“三農”吸納大量農民工就業(去年已達到120萬人)等各方面來看,建筑業應當成為我市國民經濟支柱產業。但當前建筑業在有關經濟政策、合同、社會地位等方面都屬“弱勢群體”,存在諸多不和諧,不平等的現象。
    希望政府把我市建筑業真正列為國民經濟支柱產業,大力扶持建筑業的持續健康發展。
    (二)切實減輕企業負擔。
      施工企業承擔的各種稅費已經很多。近來,國稅和地稅對建筑企業的某些稅額以及某些重復收稅等問題作了一定下調和解決,這是一些好的舉措。
      我們建議和希望:
    一是有關部門不能越位執法,不能多頭管理。建筑工地原則上只由建設行政主管部門進行統一管理。比如:施工現場的鋼材、鋼管、扣件,按照渝建發【2003】217號文規定,施工企業理應采購合格產品,技監部門若要抽查產品質量,施工企業應予配合,若發現有問題,也只能追究生產廠家的責任,而無權對施工企業隨意罰款。
     同樣,施工現場若發生安全事故,也只能由建設行政主管部門按規定處理。
    二是除國家和市有明確規定的稅費外,其他部門不得巧立名目向施工企業收費和攤派。
    三是有一些稅費和規費,對建筑企業還可以減免。如:建筑工程交易綜合服務費按工程造價2.8‰收取,費率偏高。
  此外,關于農民工養老保險、工傷保險、失業保險,保障農民工權益無疑是對的。但應調整定額人工費,以保證保險費費源。其中,工傷保險和危險作業意外傷害保險是否重復?農民工的季節性,臨時性,流動性很強,怎樣界定農民工失業?施工企業如何具體操作?如何讓農民工真正得到實惠?這些具體問題尚待進一步明確和完善。
     (三)進一步規范建筑市場。
      當前,我市建筑市場不盡規范,既有建設方行為不規范,也有施工企業行為不規范,還有政府有關部門監控不力的問題。針對幾個比較普遍和突出的問題,提出我們的希望和建議。
      1、建議對施工招標實施變革,降低施工企業投標成本。
    一是建議實行“政府投資重點工程項目實施預選承包商”辦法。二是對非國有資金投資主體的項目實行業主自主性招標。三是對1000萬元或建筑面積1萬m2以下的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礎設施等工程采取合理造價隨機抽取中標人的辦法,投標企業無需再編制投標報價和技術文件,這樣不僅可以大大減少企業投標成本,減少繁瑣的招標程序,還有利于遏制招投標中的腐敗。
     2、采取有效措施,遏制低于成本價的招投標行為。
    低于成本價的招投標行為,違背了《建筑法》、《招標投標法》和《合同法》有關合理低價原則,且易產生甲乙雙方經濟糾紛、影響工程質量、施工安全等不良后果。不能因為是“市場經濟”而任 其泛濫,政府有關部門應該加強監管調控,維護有序的正常競爭。
工程造價是招、投標的核心問題,涉及甲、乙雙方的利益。
   市建委今年三月制定的《重慶市國有資金投資建設工程施工招標投標最高限價編制和審查管理暫行規定》和《重慶市國有資金投資建設工程合理價格組成及合理低價投標報價暫行規定》(渝建發【2007】58號)切中時弊,措施得力。但在實施中,沒有認真執行。
     希望政府有關部門加強監控力度,今后對明顯低于成本價的惡性招投標行為,要抓典型案例,要啟動評標管理委員會,對評標情況進行核查,予以糾正,乃至曝光。
     3、理順計價體制,加強工程造價動態管理。
    特別是近年來建筑材料(如鋼材水泥等)價格暴漲,施工企業和建設單位時常因此而產生工程造價爭議。這種漲價風險不應全部轉嫁到施工企業。
    希望工程造價管理部門加強動態管理,作出明確的調價規定。這樣,既使甲、乙雙方有所適從,減少爭議,又讓工程造價合情合理。
    4、提高招標代理公司和評標專家素質。
  我市現有100余家招標代理公司,良莠不齊,而招標代理公司和評標專家幾乎可以左右施工單位中標與否。因此,規范招標文件的編制、完善評標制度,建立更加科學的評標辦法,提高招標代理公司和評標專家素質,加強他們的責任感,十分重要。
     5、取消投標保證金,推行“雙擔保。”
     施工企業有工商部門發的營業執照、有建設行政主管部門發的資質證書,他們參與工程投標,沒有必要交投標保證金。而且由此引起的經濟問題時常發生。
      應該提倡的是“雙擔保”。施工企業交履約保證金,業主相應地提供支付擔保。
      6、進一步治理拖欠工程款。
   關于禁止墊資承包,防止拖欠工程款問題,中央和市政府曾三令五申。2006年中國建設部、發改委、財政部、人民銀行又聯合發出了“關于嚴禁政府投資項目使用帶資承包方式進行建設的通知”,(建市【2006】6號),作了十分明確的規定,問題在于監管得力,執行過硬。
    拖欠農民工工資問題,由于各級政府高度重視,措施明確有力,現已基本上得到解決,當前的清理重點是建設單位(政府、開發商)拖欠施工單位的問題。希望各級政府帶頭執行有關規定,帶頭還欠,帶頭不拖欠,并督促開發商不拖欠,這樣,才能收到實效。
      7、建議對以下幾項費用加強專項管理。
     一是安全文明施工措施費設立專用帳戶,確保施工企業??顚S?。
  二是臨設費。建筑企業流動、分散、建筑職工露天、野外、高空作業、戰高溫、斗嚴寒,相當艱苦。為保障和改善員工(含農民工)生活條件,臨設費必然增加投入。因此,也建議設立專用帳戶,確保施工企業??顚S?。
     上述兩項費用,盡管規定單列、不下浮,但事實上,大多數工程總價下浮,未達到??顚S玫哪康?。
   三是質保保修金。建議降低扣留比例,由5%降為2%。同時建議質量保修金,在工程竣工結算后,不再扣留在建設單位,而交由當地質量監督部門或建筑業協會管理。因為現在施工單位的質量意識已明顯加強,且施工過程中,有建設單位、監理單位、質監部門的共同把關,最后也通過了竣工驗收,再扣留5%沒有必要。且質量保修期五年內,建設單位的情況可能發生多種變化,若保留在    有關質監部門或建筑業協會,既可保證用于質量保修的費用,又可保證保修期滿時,及時返還施工單位。
    (五)進一步加強行業自律。
    我市建筑業僧多粥少,供大于求。這是致使建筑市場行為不規范的一個基礎性原因。
  近年來,圍標、串標、掛靠、轉包等情況甚多。針對這種現實,行業協會要協助政府規范市場,加強行業自律,提高企業素質,同時要引導企業進一步知法、用法、守法。協會要為行業發展作出應有的貢獻。
      總之,在政府的領導支持下,通過廣大建筑企業和全行業的努力,希望和相信我市建筑業將在構建小康社會、和諧社會中,持續健康發展,為我市社會經濟建設作出更大的貢獻。
以上調研報告,不當之處,請批評指正。
 
                            
亚洲中文字幕亚洲中文在线精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